代孕

主页 > 环球生殖医学 > >> 详细内容

孕妈妈们为了金钱可以抛弃廉耻和伦理道德

发布: 2015-06-12 |  作者: 代孕 |   查看:

50岁的文姨躺在广东省妇幼保健院的产房里,一头花白发,满脸皱纹。即使是高龄产妇不鲜见的妇幼保健院,50岁,也算是个超高龄。高高隆起的肚子里,一对龙凤双胞胎正窘迫地想出来,这让他们的胎心音听起来明显地变慢。宫内缺氧,随时可能发生窒息,医生决定立刻进行剖腹产手术。
她的体形、年龄并不适合怀孕:50岁,绝经,瘦弱。但这些并不能阻碍她重新成为一个母亲的愿望。从20岁的儿子意外遭遇车祸死亡的那天起,“母亲”这个角色一直是她心中的痛。
文姨喜欢怀孕的感觉,喜欢小生命在自己的体内一天天长大的微妙,而这个感觉,已经离她20年了。
高龄妈妈
1988年3月10日,中国内地第一例试管婴儿诞生。试管胚胎移植和人工授精技术在中国的发展,使得文姨成为中国年纪最大的代孕者之一:丈夫的精子加上一名捐献者的卵子,而她要做的是提供子宫,给胚胎做“房子”。
 如果说文姨是出于母性的爱,那王娟(化名)的选择则完全是出于一笔交易。
 这是2002年的10月9日,一对龙凤胎的啼哭声中,他们的父亲刘叔才匆匆赶到产房外,笑逐颜开。对于龙凤胎来说,怀胎十月一朝分娩的“妈妈”并不是完整生理意义上的“妈妈”,只能算“代孕妈妈”。
 十月怀胎,一朝分娩,每一个生命诞生的背后都是母亲的一场劫难!然而却有这样一群人,他们经历了痛苦,生育孩子之后,与宝宝的交集就只有分娩的那一刹那!孩子出生后要不转让他人,要不与她们没有天然的血缘关系。她们被称为代孕妈妈,颠覆了我们关于母亲最基本的定义和看法。从“男女授受不亲”到坦然代孕领取报酬,很多人指责代孕妈妈们为了金钱可以抛弃廉耻和伦理道德。但是同做为女人,我却如何也不忍心再去指责这些可怜的代孕妈妈!作为一个母亲,放弃刚刚出生的婴儿并非易事。即使知道自己只是租出了“子宫”,然而婴儿并不是商品,代孕妈妈也不仅仅是制造婴儿的“工人”。在这个复杂的市场中,金钱、交易、道德、伦理、法律、医学等一系列问题的相互纠结——
 
上一篇:委托代孕或提供基因的女性并不被视为合法母亲 下一篇:监管和处置权给予他们于情于理都是恰当的